云珍,分享有用的养生知识

高原云珍进口网

高原云珍

国内

大明劫中吴又可《达原饮》治疗的瘟疫是什么病?

2019-08-25 17:25:24 高原云珍进口网 阅读

看过大明劫的小伙伴们都很好奇,大明朝中的瘟疫是啥病?其实肆虐大明天下的瘟疫由来已久,是甲级传染病鼠疫,是老鼠与人体之间传播,持续后感染肺部,然后经由人体呼吸传染,此刻为肺鼠疫。肺鼠疫经由空气传播,速度比较快,传染者由数小时到三天就可能引起死亡。其实肺鼠疫不仅仅只是肆虐中华大地,欧洲由于肺鼠疫的传播,人口总量减少三分之二,可怕程度可想而知。不过当时的欧洲称此次瘟疫为黑死病。

达原饮与吴又可

  电影大明劫中的瘟疫就是肺鼠疫,是比非典更为厉害的传染病。那么,电影大明劫中的吴又可的达原饮(槟榔、厚朴、草果、知母、芍药、黄芩、甘草七味药组成)是不是真的可以治疗肺鼠疫呢?答案是肯定的,但达原饮并非是直接治疗,而是延缓感染者的死亡时间。由于人体肺部先天没有肺鼠疫的免疫体系,非常脆弱。肺属于体外与体内交换枢纽机构,此病毒会迅速经由空气进入肺部,进而导致血液坏死,导致怀血症,从而迅速扩散到全身。无论是任何病毒,人体都会自适应免疫,人体对于新病毒的抗击能力可以在七天之内形成。达原饮起到的作用,就是一定程度上让患者能够坚持七天以上,甚至更久,最终达到治愈瘟疫的效果。

  从这个角度讲,吴又可达原饮在肺型传染病方面都有一定的控制作用,当时达原饮用于控制后来的非典,就取得了非常显著的成效。这就是非常典型的历史医案在现代中医中的实际运用。

资料:

早在万历八年(1580年),大同、太原等地便爆发过一次规模巨大的瘟疫,史载“大同瘟疫大作,十室九病,传染者接踵而亡,数口之家,一染此疫,十有一二甚至阖门不起者”。


崇祯六年(1633年),山西再度爆发瘟疫,而从第二年开始,由于兴县百姓逃避瘟疫,这场鼠疫开始向周围地区扩散。崇祯九年(1636年)至崇祯十年(1637年),与兴县隔河相望的榆林府、延安府开始相继爆发瘟疫,史载“(崇祯十年)大瘟,……米脂城中死者枕藉,十三年,夏又大疫,十五年,……大疫,十六年,稔,七月郡城瘟疫大作”。


崇祯十三年(1640年),鼠疫开始蔓延至河北顺德府、河间府和大名府,“瘟疫传染,人死八九”。到崇祯十四年(1641年),大名府“春无雨,蝗蝻食麦尽,瘟疫大行,人死十之五六,岁大凶”,广平府、顺德府、真定府也开始爆发瘟疫,“至一夜之内,百姓惊逃,城为之空”。


崇祯十四年(1641年)七月,瘟疫从河北地区开始传染至北京,“夏秋大疫,人偶生一赘肉隆起,数刻立死,谓之疙瘩瘟,都人患此者十四五。至春间又有呕血者,或一家数人并死。”这里面所说的“疙瘩瘟”,便是对腺鼠疫患者的淋巴结肿大的称呼。


崇祯十五年(1642年),瘟疫开始蔓延至天津,每日受感染死者不下数百人,逐门逐户而过,无人能够幸免。


崇祯十六年(1643年),疫情进一步扩大,腺鼠疫至崇祯十七年(1644年)春天开始转化为肺鼠疫,夏燮《明通鉴》记载“京师大疫,死者无算”,《崇祯实录》则记载“京师大疫,死亡日以万计”,“病者吐血如西瓜水立死。死亡枕藉,十室九空,甚至户丁尽绝,无人收敛者”,甚至已经到了无人收尸的地步。


这场持续十余年的大瘟疫,成为了压死明朝的最后一根稻草

关于这场瘟疫造成的伤亡,我们已经无法得知准确数字,但根据史学家的不完全统计,明朝万历和崇祯年间的两次大鼠疫,陕、晋、冀3省死亡人数至少在千万以上,仅北京城的人口死亡率便达到了20万以上,占到了北京当时人口的20%甚至更多,北京城连叫花子都找不到了。


明朝的灭亡,固然有自身统治的各种问题,然而这场规模巨大的瘟疫,显然成为了压死这个王朝的最后一根稻草,他不仅直接加剧了天下大乱的程度,导致明末各地农民起义不断,更间接造成了北京的沦陷和明朝的灭亡。最典型的便是孙传庭的阵亡,当时的孙传庭正苦于鼠疫横行,人死过半,面对朝廷的不断催促,孙传庭最终只能带着缺衣少食的士兵前去出战,最终战败身亡。


标签:   大明劫 吴又可 达原饮 鼠疫